濮阳县一村民近千棵核桃树被肆意毁坏谁之责?

6月下旬,网上有一则《濮阳县城关镇一村干部和片区主任肆意毁坏村民900棵优质核桃树》的报道引起众多网民的关注。报道的内容是:濮阳县城关镇南堤村村民马青梅实名投诉,4月2日下午四点多,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她家的4.5亩近千棵优质核桃树被该镇片区主任王根锁和村支书周利军带人给全部毁掉了,给她和家人在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在经济上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为此 ,她无数次向上级部门反映,却一直没得到正确的回应。

事件发生的过程

2019年2月份,濮阳市城市供水调蓄池项目需要征用南堤村四户村民的责任田,其中有反映人马青梅(身份证号410928197012063660)家1.06亩核桃树用地。一天,村支书周利军通知将被征收土地的四户村民去做评估。然而,当四户村民都过去时,周利军却告诉马青梅和邻居周始斌两家人,说评估的人员不来了,让她们回家。她们对支书的话就信以为真,没想到村支书周利军却把她们两家人给欺骗了。

马青梅过后才得知,应评估的四户,只评估了另外两户的土地,她和周始斌两家没做评估。

给做了评估的两户,一家是村里老会计家,评估的是每亩赔偿2万多元;另一家是村支书周利军的本家堂兄弟周利发家,评估的每亩是1万多元。

因为马青梅和周始斌两家遭受到不公平待遇,就向镇上主管片区领导王霞反映,希望公平对待。马青梅找了王霞几次,最后王霞对马青梅说“你这次吃点亏吧,以后再说。”马青梅碍于领导的面子,也只能认了,主动拔掉了自家的1.06亩核桃树。

此事过去20日之后,村支书周利军带领村长周始杰到马青梅家对马青梅说:是某某人指定不让给你两家做评估。马青梅认为,这明摆着是打击报复。于是,马青梅就想要个说法,质问村支书道:“你作为一村之长,人家说不让你给我们评估,你就不给我们评估了吗?这样算公平合理吗!”面对质问,村支书周利军则不置可否。

 

 

图为马青梅家责任田里第二年就要结核桃的优质核桃树

 

 

图为村委会发放的补偿款单子,到底政府赔了多少村民不得而知

 

因为此事,马青梅又找王霞反映,因为没评估的事是由王霞协调才平息的,在马青梅反映给王霞后,王霞的直接上级片区主任王根锁和村支付周利军,就滥用职权,打击报复,在没有通知马青梅家人的情况下,带人偷偷将马青梅家另外不在征地范围内的4.5亩优质核桃树一下子全部毁掉,连带其邻居周始斌家的也拔掉了100多棵。但是,更让人不解的是,当天晚上,周利军找到周始斌说:“周始斌你晚上再把树种上吧,损失算我的,王根锁也认错了说拔错你家的树了,到明天我拿两瓶酒,你拿两个烧鸡,找王根锁喝一场,把你的损失挽回来”。根据这个事实,马青梅认为,这是王根锁和周利军二人明显针对她一家的。

被毁掉的核桃树直径都在4-6cm之间,按照[2014]69号《濮阳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国家建设征用地上青苗和附着物补偿标准的通知》规定的240元一棵的标准计算,马青梅家直接经济损失高达216000元;加上被毁掉的200棵金银花,按每棵30元计算,价值6000元,两项共计损失220000元。这个金额对于一个靠种地为生的普通农民来说,不啻为一个天文数字。

向上级反映的艰难

马青梅为了保护自己的合法财产,无数次向各级领导反映,每天以泪洗面,身心疲惫,不但没能得到合理的答复,反而被严重打击报复,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巨大的压力。

在反映其间,王根锁嚣张地对马青梅说:“随你去告,告到哪里我都不怕,你种啥我都得给你毁了,就是不让你种。”

马青梅说:“你毁坏我的核桃树,你说我乱栽乱种,你拿出证据?”他们却迟迟拿不出证据。王根锁还曾在公共场所多次扬言:“你们南堤村的人百分之九十都素质低下,跟个蝇子一样看见都恶心”。他还说:“光南堤村告周利军的都有100多起”。马青梅问他:“那你们为啥纵容他,啥材料都压到镇里,不往上报啊”。王根锁态度十分强硬,拒不回答这个问题。

马青梅找到于镇长讨要说法时,余镇长说:“让他认个错,要是开除了他,他下半生怎么生活啊!你要是恨他,你拿个砖把他闷死去吧,要不拿把刀杀了他吧”马青梅说“我可不敢犯法。”于镇长又说“要不就弄包药把他药死去。”马青梅非常无语。

经过一趟一趟往返于县纪委和镇政府之间,纪委让找镇里,镇里让找王霞和王根锁。然而,他们互相包庇,马青梅每次去找镇党委书记那里反映情况时,王霞就会通过书记的秘书得到信息,随即就会赶到书记办公室生法阻拦,拽着马青梅的包往外推。王霞其实就怕马青梅向书记反映真实的情况,书记知道了真实情况,会对她们不利。除了阻拦马青梅找书记反映情况,王霞还多次给马青梅的姑姑打电话,让她姑姑劝阻。

各级领导的说法为何不一致?

关于城区规划占地范围,各级领导的说法却不一致:王根锁说规划占地到新南环以南100米;驻村第一书记王建忠说,规划占地到新南环以南500米;王霞说规划占地到新南环以南一直到铁路那边更远了。马青梅找到城关镇问于镇长究竟是咋回事,余镇长说:“他们都不知道,都是胡乱说的。”

可他们都是老百姓的父母官,咋能随便说个啥就是个啥,土地是农民的生命保障,拿老百姓的生存权不当回事,怎么能这样不负责任呢?为此,马青梅到土地局找领导查阅土地规划档案,土地局工作人员提供了2019年的《濮阳县城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批地、供地示意图》,上面明确显示:马青梅家的责任田是一般农田在规划外200多米,新南环以南除了绿化带以外都是农田,别说种树,种啥庄家或建大棚都不违法。

既然马青梅家的地没有征收,为啥不让种果树,为啥在她家责任田里搞破坏,让他家的地荒着?半年来,马青梅为了维权也耽误打工挣钱,连生活都要无法保障了,主管人员互相推诿。

马青梅向上级反映的次数多了,引起了县纪委李书记的关注,李书记打电话给王根锁说:“你有证明材料没有,如果有就给人家拿出来,如果没有证明材料,就给人家讲清楚,要么就一分不少的赔人家!”

从4月份发生,一直到9月9日,在马青梅的坚持下,王霞才给了马青梅提供了一份城区控制性图和一份2018年3月5日的城关镇章的意见试行文,用于证明毁坏她家核桃树属于合法。但是,县土地局工作人员提供的2019年最新的濮阳县城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批地、供地示意图,和王霞提供的那张图,却截然不同,证明马青梅家的这块地根本不在规划范围内。

 

 

图为9月9号王霞提供的2018年的图。

 

 

图为9月9号王霞提供的2018年的文件

 

 

马青梅在土地局见到的2019年的濮阳县城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批地、供地示意图,左下角红色图点的位置,马青梅的土地是一般农田,不在城区规划内。

频遭威胁

村支书周利军放出威胁的话“抓两个典型就稳当了”。据知情人士透露,周利军请国庆路办事处领导吃饭,让办事处抓马青梅,说镇上太纵容马青梅了,抓起来就没事了;周利军还给南关派出所送礼让派出所抓人。除此之外,他还在村里宣扬“把他家的树拔了她能咋?现在气怪大,跟个皮球样,叫她自己慢慢撒气,查查她上几辈子有能人没?现在随便她要,等事过了,我让她双倍的往外倒。”还咬牙切齿的补了一句说“到时叫她有命要,没命花。”

马青梅不理解,明明是周利军和王根锁他们违反了法律,为啥却要抓我?他们欺下瞒上,软硬兼施,还让王霞动员马青梅的姑姑给她做工作,说每亩地包赔5000元算完事。马青梅说不是为了钱,是要个说法,讨个公道,为啥违法分子没人管呢?

马青梅对王霞说:“上级领导让你们给我解决问题,你们不但不解决,反而想着法连坑带骗,我不找镇领导找谁?为啥不让我给书记说?为啥我的事情就不能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办呢?”王霞说:“没有法(法律),没有法,看你能咋着,你告去吧,你要再告把你扔里头(监狱)。”还专门交代周始斌,不要把真实情况说出去,不要给马青梅做证。村里都知道王霞和周利军的媳妇有亲戚关系,一说周利军有错,王霞就极力庇护。王霞又嘲讽又训斥马青梅道:“你叫周利军下台,你当吧!要不你给我推荐个人。”

疑点重重

一、王根锁和周利军一个片区主任,一个村支书,为何征用四户村民的土地,却只评估了其中的两户?同样是村民,为何待遇不同?这中间是否隐藏着什么猫腻?

二、王霞口头上承诺去到镇里给马青梅跑关系,看能不能多赔点,周利军开始说给3000元每亩,后来又说给5000元每亩,再后来又说给7000元每亩,评估的标准不应该是定好的吗?怎么可以随意变动呢?关系好的多补,关系不好的少补,没关系只能自认倒霉,到底上面给了多少补偿款?村委会私下是否扣留了部分补偿款?这些情况不得不让人质疑,为什么都不敢让老百姓知道呢?

三、以租代征合法吗?

四、毁坏果树是执法还是强盗?为何在不通知本人又拿不出任何有关文件的情况下执法?不通知,不叫申辩,符合法定程序吗?

五、王霞和王根锁提供的规划图和土地局的规划图不一样,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六、镇政府文件是否造假?王霞和王根锁提供的镇政府文件,条码扫不到,是否造假?

七、如果存在造假,是否应该追究责任?

八、征地之前,无公示公告,无通知,无账务公开,无规划文件,这属不属于违法?

综合以上情况,马青梅认为:这是村支书周利军勾结片区领导(镇国庆路办事处书记)王霞、片区主任王根锁,滥用职权,公报私仇,欺下瞒上,欺负弱势百姓的行为。

故,反映人请求媒体把此事件给予报道,希望能引起上级领导的关注,督促当地政府能遵照党中央扫黑除恶的政策,对反映的情况进行调查核实,存在违法违规的,应依法追究违法违规人员的法律责任,还反映人一个公道!

对于此事件的进展,本网将继续关注!

上一篇:河北邯郸魏县 村官贪腐谁来管理
下一篇:这6批次食品样品不合格!存微生物污染等问题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