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笔5.5亿元的“股权投资”、两起各执一词的法律诉讼,一时之间郑州国投产业发展基金(下称“郑州国投”)与鹏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鹏起科技”,600614.SH)陷入扑朔迷离的债务担保“罗生门”。
“明股实债”踩雷
近年来,我国产业基金发展进程如火如荼,在数量和规模上均实现快速增长。伴随着实务操作出现了“明股实债”这一创新型投资方式。
郑州国投就在“明股实债”中栽了跟头,涉及产业基金的5.5亿元,不仅没有按照预期获得固定收益,本金也已泥牛入水,只能凭追加的债务担保寻求诉讼。
据企查查相关信息显示,郑州国投成立于2017年9月28日,注册资本未公开显示,大股东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持股80%,郑州市产业发展引导基金有限公司持股19.9%,郑州市国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0.1%。其控股持有河南省郑洛新国投双创发展创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69%股权,持有嘉兴见闻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45.25%股权。
因保证合同纠纷,郑州国投于2018年9月30日向河南高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依法查封、冻结鹏起科技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洛阳申祥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鹏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洛阳鹏起实业有限公司、洛阳乾中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张朋起、宋雪云价值55514.35万元的财产。最终河南高院裁定对以上诉讼涉及财产进行查封、冻结。
如是金融研究院表示,产业基金作为最受青睐的融资方式之一,数量和规模不断创出新高。传统的产业基金中,“明股实债”十分常见,暗藏着巨大的风险。随着金融监管升级,产业基金发展进入新时代,“明股实债”宣告终结,应加快向真实股权转型。
债务担保“罗生门”
面对国投基金的一纸诉讼,鹏起科技却对债务担保另执一词,亦不甘示弱地对郑州国投发起了诉讼。
鹏起科技是一家控股型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在下属子公司开展。据企查查信息显示,目前鹏起科技控股公司10家,其中全资控股子公司有5家,涉及高新技术研发、环保科技、实业投资管理咨询、材料设备贸易、房地产开发等业务。
2月27日,鹏起科技发布起诉郑州国投公告显示,2018年9月,郑州国投欲就其与嘉兴见闻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嘉兴见闻”)、上海胶带橡胶有限公司签订的《股权回购协议》,及其与嘉兴见闻、北京启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鼎兴开翼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的《协议书》中约定的债务追加提供担保。遂与鹏起科技商议并口头约定:拟以郑州国投向鹏起科技提供两亿元的借款作为前提条件,再由鹏起科技对前述的《股权回购协议》《协议书》中的债务提供担保,但如果郑州国投未向鹏起科技提供该两亿元借款,则其将不签署及承担《保证合同》中的担保责任。
鹏起科技称,2018年9月17日,鹏起科技与郑州国投签署了《借款合同》,同时鹏起科技、张朋起、宋雪云和郑州国投、嘉兴见闻签署了《保证合同》。合同签订后郑州国投未按约定将两亿元的借款借予鹏起科技,经鹏起科技多次催讨,郑州国投一直未支付,并反而向鹏起科技等主张承担保证责任。
鹏起科技认为,双方签署的《保证合同》系郑州国投承诺向鹏起科技提供借款的事实而作出的行为,与其真实的意思表示相违背,属于可撤销合同。且郑州国投欺诈的行为已造成鹏起科技损失,应予赔偿。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鹏起科技故向法院提起诉讼。
3月2日,鹏起科技发布诉讼进展公告称,郑州高新区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超出该院受理一审民商事案件的级别管辖权限,故驳回原告鹏起科技、张朋起、宋雪云的起诉。
官司缠身 业绩亏损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发现,除了上述与郑州国投的诉讼,鹏起科技早已官司缠身。据企查查信息显示,2018年鹏起科技涉及法律诉讼数十起,包括融资租赁合同纠纷、合伙投资纠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保证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等。
3月18日,鹏起科技公告显示,实际控制人张朋起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1.5亿股因涉民间借贷纠纷自3月15日起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8.73%,公司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张朋起为鹏起科技董事长,曾由于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件和未依法履行其他职责遭到处罚。
2019年1月31日公告信息显示,张朋起在担任董事长期间,擅自使用鹏起科技公章并以鹏起科技名义对外签署《保证担保书》《差额补足合同》等,为自身及他人债务提供担保,未向鹏起科技董事会报告上述事项并配合上市公司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对其处以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月以来鹏起科技累计发生未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批的担保13亿余元,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洛阳鹏起实业有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和资产被冻结查封。
3月15日,鹏起科技发布因签署《差额补足合同》涉及诉讼公告,涉案金额3.989亿元(股票回购价款)。北京高院经审查准许申请人江阴华中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裁定冻结全部被申请人(鹏起集团、洛阳申祥、张朋起、宋雪云、张鹏杰、张玉辉、申子和、前海朋杰、鹏起科技)名下的银行存款,或者查封、扣押全部被申请人名下相应价值的财产或财产权益。限额共计人民币4.03亿元。
在鹏起科技官司缠身、纠纷不断的境遇下,其经营业绩亦不甚理想。公司1月31日发布2018年度业绩亏损预告显示,预计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8.1亿元至33.1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9.2亿元至22.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