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 内容

公牛集团IPO前夕实控人大量套现 涉嫌作假账圈钱坑害股民

来源:法制头条网 时间:2020-01-02 作者:法制头条网 点击次数:

近日,公牛集团深陷舆论漩涡。2019年11月20日,中国经济网以题为《公牛集团IPO前夕实际控制人套现45亿  关联交易难自辩清白》报道,公牛集团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拟向社会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不超过6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不低于10%,募集资金48.87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公牛集团IPO前夕,公牛集团实控人阮立平、阮学平合计套现44.8亿元。

公牛集团成立于1995年,成立之时就做插座生意。公牛集团是由公牛有限整体变更设立的股份公司,2017年12月27日,公牛集团完成了整体变更设立股份公司的工商变更登记。

据报道,公牛集团于2018年9月19日报送招股书,2019年4月28日更新报送招股书。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阮立平、阮学平兄弟二人为公牛集团共同实际控制人,两人合计控制公牛集团96.961%的表决权。其中,阮立平、阮学平通过直接持股的方式合计控制公牛集团35.876%表决权,通过良机实业合计控制公牛集团60%表决权,通过凝晖投资合计控制公牛集团0.754%的表决权,通过穗元投资合计控制公牛集团0.331%的表决权,两人持股数量与持股比例相同。

2015年开始,公牛集团连续三年进行了现金分红,分别为5亿元、5亿元、22亿元,三年合计分红32亿元。2017年12月4日,阮立平、阮学平分别与高瓴道盈、晓舟投资、伯韦投资、齐源宝、孙荣飞、穗元投资和凝晖投资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向上述投资者转让各自持有公司的股权。中国经济网测算,阮立平、阮学平合计套现约12.82亿元。2018年报送招股书当年没有进行利润分配。在2017年12月初股权转让之前,公牛集团的股东仅为阮立平、阮学平兄弟二人,这也意味着,公牛集团的现金分红基本上均为二人所得。现金分红加上股权转让,实控人在公牛集团IPO前夕合计套现44.8亿元。

公牛集团连续三年的大笔分红,基本将公牛集团的账面现金分了个精光。根据最新招股书显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公牛集团的现金及现金等价余额仅剩下2.18亿元。

公牛集团实际控制人一边在积极筹备上市募集资金,一边在IPO前夕加紧套现却不愿将利润投入再生产,究竟意欲何为呢?这样的上市行为,如何逃脱圈钱之嫌?
我们知道,企业发行股票的直接目的就是募集资金,但由于各个企业的实际情况千差万别,因此具体发行股票的主要原因和目的也不尽相同,虽然主要原因和目的不尽相同,但不外乎包括五个方面。一是成立新公司,通过发行股票来筹集股东资本,达到预定的资本规模,从而为公司开展经营活动提供资金来源。二是追加投资,扩大经营,公司通过发行股票筹措周转所需资金,这类股票发行称为增资发行。三是提高自有资本比率,改善财务结构,企业为了保证自有资本与负债的合理比率,提高企业的经营安全程度和竞争力,通过增发新股来提高自有资本比率,改善企业的财务结构。四是为了扩大产品销路,引进其他公司的先进生产技术,将新股发售给某些流通企业或战略合作者。五是纯粹为了圈钱,公司前景黯淡,通过做假账蒙混过关获得上市机会,然后减持兑现。

那么,公牛集团发行股票的目的属于哪一种呢?招股说明显示,公牛集团股票发行募集资金净额用于六大项目,分别为年产4.1亿套墙壁开关插座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年产4亿套转换器自动化升级建设项目、年产1.8亿套LED灯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及总部基地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渠道终端建设及品牌推广项目。

公牛牛集团发行股票扩大经营的项目却遭到了媒体和业内人士的质疑。据财经网,国信证券研报显示,在下半年房地产政策求“稳”的大环境下,一、二线楼市热度大概率不及上半年,三、四线仍将延续缓慢下行趋势,维持全行业全年销售面积-5%增长的判断。未来,若墙壁开关插座市场需求有限,是否会导致公牛集团产能过剩或浪费?再看看公牛集团新布局的LED照明业务,媒体用“进展缓慢”四个字概括,2018年度公牛集团LED照明业务收入仅占行业总产值的0.27%,2016、2017和2018年度公牛集团LED照明产品的毛利率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现实摆在眼前,公牛集团未来成长性饱受质疑。如果说公牛集团实际控制人IPO前夕突击套现、发行股票募集资金用途仅仅质疑是幌子,这些还不足以证明实际控制人发行股票是在圈钱的话,那么,其关联交易过多,业绩真实性难以令人信服,是不是也可以佐证其圈钱的本意呢?

金牛集团是典型的家族式企业,其关联方利益盘根错节。庞大的家族关系中,有不少人都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并与公牛集团保持业务往来。这其中既有公牛集团上游的供货方,也有下游的经销商,总数达63家。这63家公司,2018年与公牛集团发生了总金额超5亿的关联交易,其中多家公司的交易数据存在异常。

举个例子,杭牛五金和亮牛五金由阮立平的妻弟潘敏峰及其配偶徐奕蓉全资控股公司。2018年度,公牛集团四大产品转换器、墙壁开关插座、LED照明、数码配件的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4.45元、7.19元、9.54元、13.32元。而公牛集团对这两家关联公司所销售的产品中,转换器售价为16.36元,墙壁开关插座售价为7.57元,LED售价为10.81元,数码配件售价为17.02元。也就是说,这四大产品的价格均存在明显差异,且都高于市场平均单价。2018年,公牛集团向杭牛五金、亮牛五金合计销售产品545.69万件,合计销售金额7690.9万元。若按公司相关产品的平均销售单价计算,在销售产品数量不变的前提下,上述关联交易的商品总金额则变为6475.1万元。二者相差1215.8万元,差异率高达18.8%。

换句话说,通过这两家经销商公牛集团在销售同样数量产品的前提下,收入增加1215.8万,这不仅拉升了集团收入,也变相提高了利润率。难怪有部分分析师对公牛集团业绩客观性与真实性表示怀疑。

2016年及2017年,阮立平妻子潘晓飞通过个人账户分别出借给公司经销商5552.50万元和9509万元。对此,公牛集团曾解释称,此举是源于“先款后货”的结算方式,部分经销商因资金周转困难暂无法预付货款,以至会影响到业务开展,谷向经销商提供借款,以保持业务连续性。

公牛集团的解释简直就是一派胡言,公牛集团此举无非就是从重要关联商中下拨资金,给予经销商,最终资金又能够回到公司当中,即使最终经销商会归还借款,但资金“左口袋到右口袋”,还是让公牛集团能在上市之前,及时确认收入、出清存货,粉饰业绩。

至此,公牛集团IPO前夕实控人大量套现也不难理解了,因为公牛集团通过关联交易进行业绩注水后,只能以分红等方式来掩饰虚增的利润了,公牛集团实控人的吃相是不是有点太难看、甚至太恶心了呢?

从操纵利润到伪造销售单据,从关联交易到大股东占用资金,从虚报固定资产投资到少提折旧,这些都是西方资本市场常见的假账手段,这些手段和伎俩近些年来几乎全部被我国资本市场用心不良的发行股票公司所“移植”,公牛集团也不例外,甚至还产生了 “有公牛特色”的假账技巧。

公牛集团实际控制人大量套现却没有披露税务部门出具的个人实际交纳所得税数据,其隐晦之处也不难理解。我们知道,将利润投入扩大再生产,国家对企业的鼓励基本都实行的是免税优惠,常规企业一般都会运用,这样也避免了交纳50%以上的所得税。然而,公牛集团宁愿再融资也不愿将利润投入再生产之举,有违常理出牌,其背后显然是隐藏着不可告人的利益关系。

在资本市场,股票上市流通后业绩马上变脸现象屡见不鲜,公牛集团股票能否如其插座一样安全,股票一旦上市,业绩会不会马上变脸?就其大股东的吃相来看,不得不令投资人担忧。

公牛病变,命悬一线,股票投资人多留个心眼,绝对不是坏事。别忘了,公牛集团的实际控制人阮立平和阮学平这俩阮氏兄弟二人,虽说都是中国国籍,但都具有新加坡永久居留权、香港居民身份证,一旦圈钱成功溜之大吉过的是纸醉金迷的日子,而广大中小投资者一旦被黑心奸商蒙蔽双眼,为其阴谋诡计埋单的话,等到血被吸干伤心欲绝的时候后悔已来不及了。近日,公牛集团深陷舆论漩涡。2019年11月20日,中国经济网以题为《公牛集团IPO前夕实际控制人套现45亿  关联交易难自辩清白》报道,公牛集团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拟向社会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不超过6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不低于10%,募集资金48.87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公牛集团IPO前夕,公牛集团实控人阮立平、阮学平合计套现44.8亿元。
 
公牛集团成立于1995年,成立之时就做插座生意。公牛集团是由公牛有限整体变更设立的股份公司,2017年12月27日,公牛集团完成了整体变更设立股份公司的工商变更登记。
 
据报道,公牛集团于2018年9月19日报送招股书,2019年4月28日更新报送招股书。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阮立平、阮学平兄弟二人为公牛集团共同实际控制人,两人合计控制公牛集团96.961%的表决权。其中,阮立平、阮学平通过直接持股的方式合计控制公牛集团35.876%表决权,通过良机实业合计控制公牛集团60%表决权,通过凝晖投资合计控制公牛集团0.754%的表决权,通过穗元投资合计控制公牛集团0.331%的表决权,两人持股数量与持股比例相同。
 
2015年开始,公牛集团连续三年进行了现金分红,分别为5亿元、5亿元、22亿元,三年合计分红32亿元。2017年12月4日,阮立平、阮学平分别与高瓴道盈、晓舟投资、伯韦投资、齐源宝、孙荣飞、穗元投资和凝晖投资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向上述投资者转让各自持有公司的股权。中国经济网测算,阮立平、阮学平合计套现约12.82亿元。2018年报送招股书当年没有进行利润分配。在2017年12月初股权转让之前,公牛集团的股东仅为阮立平、阮学平兄弟二人,这也意味着,公牛集团的现金分红基本上均为二人所得。现金分红加上股权转让,实控人在公牛集团IPO前夕合计套现44.8亿元。
公牛集团连续三年的大笔分红,基本将公牛集团的账面现金分了个精光。根据最新招股书显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公牛集团的现金及现金等价余额仅剩下2.18亿元。
 
公牛集团实际控制人一边在积极筹备上市募集资金,一边在IPO前夕加紧套现却不愿将利润投入再生产,究竟意欲何为呢?这样的上市行为,如何逃脱圈钱之嫌?
 
我们知道,企业发行股票的直接目的就是募集资金,但由于各个企业的实际情况千差万别,因此具体发行股票的主要原因和目的也不尽相同,虽然主要原因和目的不尽相同,但不外乎包括五个方面。一是成立新公司,通过发行股票来筹集股东资本,达到预定的资本规模,从而为公司开展经营活动提供资金来源。二是追加投资,,扩大经营,公司通过发行股票筹措周转所需资金,这类股票发行称为增资发行。三是提高自有资本比率,改善财务结构,企业为了保证自有资本与负债的合理比率,提高企业的经营安全程度和竞争力,通过增发新股来提高自有资本比率,改善企业的财务结构。四是为了扩大产品销路,引进其他公司的先进生产技术,将新股发售给某些流通企业或战略合作者。五是纯粹为了圈钱,公司前景黯淡,通过做假账蒙混过关获得上市机会,然后减持兑现。
 
那么,公牛集团发行股票的目的属于哪一种呢?招股说明显示,公牛集团股票发行募集资金净额用于六大项目,分别为年产4.1亿套墙壁开关插座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年产4亿套转换器自动化升级建设项目、年产1.8亿套LED灯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及总部基地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渠道终端建设及品牌推广项目。
 
公牛牛集团发行股票扩大经营的项目却遭到了媒体和业内人士的质疑。据财经网,国信证券研报显示,在下半年房地产政策求“稳”的大环境下,一、二线楼市热度大概率不及上半年,三、四线仍将延续缓慢下行趋势,维持全行业全年销售面积-5%增长的判断。未来,若墙壁开关插座市场需求有限,是否会导致公牛集团产能过剩或浪费?再看看公牛集团新布局的LED照明业务,媒体用“进展缓慢”四个字概括,2018年度公牛集团LED照明业务收入仅占行业总产值的0.27%,2016、2017和2018年度公牛集团LED照明产品的毛利率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现实摆在眼前,公牛集团未来成长性饱受质疑。如果说公牛集团实际控制人IPO前夕突击套现、发行股票募集资金用途仅仅质疑是幌子,这些还不足以证明实际控制人发行股票是在圈钱的话,那么,其关联交易过多,业绩真实性难以令人信服,是不是也可以佐证其圈钱的本意呢?
 
金牛集团是典型的家族式企业,其关联方利益盘根错节。庞大的家族关系中,有不少人都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并与公牛集团保持业务往来。这其中既有公牛集团上游的供货方,也有下游的经销商,总数达63家。这63家公司,2018年与公牛集团发生了总金额超5亿的关联交易,其中多家公司的交易数据存在异常。
 
举个例子,杭牛五金和亮牛五金由阮立平的妻弟潘敏峰及其配偶徐奕蓉全资控股公司。2018年度,公牛集团四大产品转换器、墙壁开关插座、LED照明、数码配件的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4.45元、7.19元、9.54元、13.32元。而公牛集团对这两家关联公司所销售的产品中,转换器售价为16.36元,墙壁开关插座售价为7.57元,LED售价为10.81元,数码配件售价为17.02元。也就是说,这四大产品的价格均存在明显差异,且都高于市场平均单价。2018年,公牛集团向杭牛五金、亮牛五金合计销售产品545.69万件,合计销售金额7690.9万元。若按公司相关产品的平均销售单价计算,在销售产品数量不变的前提下,上述关联交易的商品总金额则变为6475.1万元。二者相差1215.8万元,差异率高达18.8%。
 
换句话说,通过这两家经销商公牛集团在销售同样数量产品的前提下,收入增加1215.8万,这不仅拉升了集团收入,也变相提高了利润率。难怪有部分分析师对公牛集团业绩客观性与真实性表示怀疑。
 
2016年及2017年,阮立平妻子潘晓飞通过个人账户分别出借给公司经销商5552.50万元和9509万元。对此,公牛集团曾解释称,此举是源于“先款后货”的结算方式,部分经销商因资金周转困难暂无法预付货款,以至会影响到业务开展,谷向经销商提供借款,以保持业务连续性。
 
公牛集团的解释简直就是一派胡言,公牛集团此举无非就是从重要关联商中下拨资金,给予经销商,最终资金又能够回到公司当中,即使最终经销商会归还借款,但资金“左口袋到右口袋”,还是让公牛集团能在上市之前,及时确认收入、出清存货,粉饰业绩。
 
至此,公牛集团IPO前夕实控人大量套现也不难理解了,因为公牛集团通过关联交易进行业绩注水后,只能以分红等方式来掩饰虚增的利润了,公牛集团实控人的吃相是不是有点太难看、甚至太恶心了呢?
 
从操纵利润到伪造销售单据,从关联交易到大股东占用资金,从虚报固定资产投资到少提折旧,这些都是西方资本市场常见的假账手段,这些手段和伎俩近些年来几乎全部被我国资本市场用心不良的发行股票公司所“移植”,公牛集团也不例外,甚至还产生了 “有公牛特色”的假账技巧。
 
公牛集团实际控制人大量套现却没有披露税务部门出具的个人实际交纳所得税数据,其隐晦之处也不难理解。我们知道,将利润投入扩大再生产,国家对企业的鼓励基本都实行的是免税优惠,常规企业一般都会运用,这样也避免了交纳50%以上的所得税。然而,公牛集团宁愿再融资也不愿将利润投入再生产之举,有违常理出牌,其背后显然是隐藏着不可告人的利益关系。
 
在资本市场,股票上市流通后业绩马上变脸现象屡见不鲜,公牛集团股票能否如其插座一样安全,股票一旦上市,业绩会不会马上变脸?就其大股东的吃相来看,不得不令投资人担忧。
 
公牛病变,命悬一线,股票投资人多留个心眼,绝对不是坏事。别忘了,公牛集团的实际控制人阮立平和阮学平这俩阮氏兄弟二人,虽说都是中国国籍,但都具有新加坡永久居留权、香港居民身份证,一旦圈钱成功溜之大吉过的是纸醉金迷的日子,而广大中小投资者一旦被黑心奸商蒙蔽双眼,为其阴谋诡计埋单的话,等到血被吸干伤心欲绝的时候后悔已来不及了。
  • 网站首页
  • 城市新闻网(http://www.chengshinews.netCopyright © 2019-2021 城市新闻资讯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 沪ICP备15010885号
  • 新闻联盟成员